欢迎来到百灵网
用户名:
密码:
在线投稿及合作咨询QQ:1151150531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分类 > 健身

华尔街日报:你的运动过量了吗?

2013-06-22 09:57:17责任编辑: 百灵003来源: 51健身网点击:

    在过去几个月耐力赛事的淡季中,发生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跑马拉松和吃芝士汉堡,这两件事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的区别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参加过150余场马拉松赛的资深跑步教练马克•苏利凡(Mark Sullivan)说:“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他还开玩笑称:“有人又抽烟又吃芝士汉堡还能活到100岁呢。”

长期以来,耐力运动员在世人心目中都是铁人的形象。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运动量过大的话,可能会减少适量运动所带来的益处。这给运动员的铁人形象蒙上了阴影。不是说跑步能让人多活六年吗?新近的研究表明,一周跑步超过30英里(约合48公里),这一好处可能就会消失殆尽。

如果上述说法成立,那跑马拉松能改善人的血压、胆固醇水平,并让心脏变得更为强健,这些已被证实的事又该作何解释?近来另一些研究表明,对于过度锻炼者而言,由于他们更易患上心房颤动和冠状动脉斑块的病症,所以跑马拉松带来的一部分好处可能会被抵消掉。

许多体育运动医学家一直都对存在“运动过量”这种可能性的说法表示质疑,但面对上述研究,他们中的很多人态度都在软化。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医院(Hartford Hospital)心脏病学负责人、运动医学专家及马拉松老将保罗•汤普森(Paul Thompson)说:“四十年的心脏病学职业生涯教给我一点:无中不能生有,事出总是有因。”

坊间关于耐力运动的担忧由来已久。铁人三项世界锦标赛(Ironman Triathlon World Championship)的两位冠军得主就因为心脏病需要动手术而被迫退役。2011年,该赛事冠军得主诺曼•施泰德(Normann Stadler)就接受了一场治疗主动脉巨瘤的急诊手术。这种病虽然不是由耐力运动造成的,但后者很可能会加剧病情。研究表明,耐力运动和主动脉根部扩张二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

近来另一些研究指出,虽然跑步显著地降低了死亡率,但如果一周跑步的总里程超过了30英里(约合48公里),这项运动带来的益处可能就会减少或消失。而其他一些小规模的研究已表明,长期跑马拉松的人其冠状动脉斑块含量升高──这一问题理论上说是有可能由于严格的训练造成的。

心脏电生理学家、TheHeart.org的专栏作者约翰•曼德罗拉(John Mandrola)说:“心脏病源自炎症,如果你长期受慢性炎症困扰,从不让自己的身体痊愈,那么,过度锻炼和心脏病之间怎么可能会没有关系呢?”

然而,在是否有必要就此发出警告的问题上,运动医学专家们的分歧很大。毕竟,按美国的人口比例来算,与每一名运动强度直逼极限的人相对应的是成千上万名根本不运动的人──任何与运动相关的警告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继续坐着不动的理由。此外,“过度锻炼是危险的”这一说法还缺少证据,远未形成定论──而且与其他的研究结果也相矛盾,后者认为无止境的锻炼会有益于身体健康。

达拉斯运动和环境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Exercise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负责人、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医学教授本杰明•莱文(Benjamin Levine)说:“有一点是确凿可信的,那就是大多对心血管的保护源自更适度的锻炼。但也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锻炼并没有上限。”

爱好自行车运动的曼德罗拉补充说:“我不希望任何人将其解读为锻炼可能对人有害。有些人运动量巨大却仍受其裨益,有些人易感不适可能是由于个人原因所致。我本人就坚信,应该进行短时间隔休息的高强度锻炼。”

运动医学界有着对警告信号熟视无睹的历史。有证据表明,补水过度可能会对马拉松选手造成致命伤害。这一发现提出很久以后,专家们还是继续鼓励跑步者尽可能多地喝水──这就导致了一些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的上演,比如1998年在芝加哥马拉松赛(Chicago Marathon)中丧生的那位选手,她当时43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2006年,《英国运动医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发表的一篇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个原始证据在二十年之后才被人接受?”

新近诸多研究发现马拉松选手的冠状动脉斑块水平偏高后,运动医学界正在打破这样一种误解:长跑会对心脏病起到一种近乎绝对的防护作用。汤普森说:“过去有这样一种看法:如果你是一名马拉松运动员,你就得到了保护。”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耐力运动存在潜在风险。尽管很看重这些证据,但汤普森说他并不建议自己的患者放弃耐力运动,“作为一名曾经的马拉松选手,我也偏爱大量的锻炼”。

向公众宣传耐力运动的潜在危险可能会给业余运动员一个浅尝辄止的理由,在面临需要他们跑得更远、付出更多努力的压力时会产生抗拒。在跑步和铁人三项的圈子里,荣誉总是留给那些愿意挑战里程极限的人。波士顿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心脏病专家、铁人三项和马拉松选手亚伦•巴吉胥(Aaron BagGIsh)说:“你跑得的路越长,得到的关注也就越多。”

在关于耐力运动有危险的警告声中,最响亮的声音可能来自詹姆斯•欧基夫(James O'Keefe)。身为运动心脏病专家的欧基夫曾是一名铁人三项精英赛选手,但临近50岁时,欧基夫在进行高强度锻炼后开始出现心悸。他现在认为无休止的运动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去年,《梅奥诊所学报》(Mayo Clinic Proceedings)发表了欧基夫与他人合着的一篇文章,其中写道:“长期过度的耐力运动可能会诱发心脏和大动脉产生病理结构性重建。”

全美跑步者健康研究(National Runners' Health Study)是一个持续了数十年的项目,该项目负责人保罗•威廉姆斯(Paul Williams)已发表了几十篇科学论文,文章均表明跑步“越多越好”给人的健康带来了种种好处。但威廉姆斯也与哈特福德医院的汤普森一起完成了针对2,377名在心脏病后存活了下来的跑步者和步行者的一项研究。在10.4年的时间里,共有526名参与者去世,其中71.5%的人死于心血管疾病。威廉姆斯发现,他们在心脏病发后跑得越多或走得越多,其死于心脏病的风险就越小,前提是他们的运动里程不能超过临界点──一天跑步超过7.1公里或走路超过10.7公里。

针对这些参与者,该研究这样总结道:“过度锻炼将极大地增加死亡率。”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QQ:1151150531